nrbjf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268,曖昧的風情畫:第九章(4)閲讀-ovqus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
吴运看了看手表,说道:“今天我们就谈到这!”然后叫来前台,让她送客,他说他下午有一个重要的会要开。
罗菲和顾云菲出了吴氏集团的大楼,站在高楼下,罗菲仰望楼顶道:“这楼真高,吴家可真有钱。今天没有白来见吴运,他给了我一个提示,我得去调查清楚花康最近一年的财务状况,周凝雪死亡了,勒索的对象,当然没有了,他转向去勒索吴运可能就是事实了。”
猎食无限 轻国大帝
顾云菲道:“你的意思是花康因为财务状况太糟糕,才想着勒索吴运的?”
罗菲道:“要么是用他和周凝雪的yan照zhao勒索吴运,要么就是花康那晚看到的凶手是吴运。”
顾云菲伸了伸舌头,微微地做了一个鬼脸,说道:“很多时候,事情总是那样不可思议。” 罗菲道:“案件只要涉及到男女,就会变得额外复杂。”
顾云菲伸了伸舌头,微微地做了一个鬼脸,说道:“很多时候,事情总是那样不可思议。”
我来自游戏世界
顾云菲和罗菲朝地下停车库走去,并一路交谈着……
罗菲道:“很多时候案件的发生,都是因为有男人和女人的参与,缺了一方,案件发生的几率就会要小很多,我们所经历的案件和我们知道的案件才那样丰富多彩,让人意想不到。”
顾云菲道:“嗯……你觉得谋杀花康和周凝雪的人是吴运?”
远东王
“袭击马聪的应该也是吴运,”罗菲道,“花康既然在录音笔里说,他有和周凝雪的yan照zhao。花康遇害后,马聪和他的同事进到他的住宅有寻找他被谋害的可能证据,马聪背着他的同事,特地找了yan照zhao和那支录音笔,最终没有找到。只有一种可能,yan照zhao和录音笔是被谋杀花康的凶手拿走了。想着要拿走yan照zhao的,只有吴运,毕竟那是他太太的yan照zhao,而且花康用yan照zhao勒索吴运,才可以拿到钱,否则没有什么意义。”
顾云菲道:“吴运袭击马聪又是为了什么呢?”
马聪道:“有两种可能,一是,吴运不希望除了他和花康知道她太太yan照zhao的事外,还有人知道,那样吴运用钱堵花康的嘴,就没有什么意义可言了,因为一件事知道的人越多,暴露秘密就会越快。二是,花康在马聪那里有提到,案发那晚,他去周凝雪的住处了,还看到了凶手。和花康一起去找马聪宿舍拿录音笔的吴运,可能一直等在门外,听花康提到凶手那事,一时激动,随手操起一个重物袭击了马聪,一不做二不休,杀了马聪灭口。我为什么有这样的推测呢?我回头去马聪的宿舍转悠了一下,发现马聪宿舍外的一个灭火器不见了,那里留下一个放灭火器的痕迹。我跟马聪的主治医生也证实了,马聪脑袋上的伤,是被灭火器那样光滑的重物砸伤的。灭火器作为行凶工具,当然被凶手丢弃到人找不到的地方了。”
顾云菲道:“这样说来,吴运更有理由杀害花康了。”
罗菲道:“是的……无论花康手中握着他和吴运妻子的yan照zhao,还是知道吴运是凶手,对他来说,花康的存在都是他生活的一颗定时炸==弹,稍微有疏忽,那颗炸==弹会爆炸,把他的人生毁灭的七零八落。不过,吴运是不是真正的凶手,还得寻找更多的证据。”
顾云菲道:“说来说去,吴运应该不是雇凶杀人,他亲自出马可能性比较大。”
罗菲道:“如果周凝雪真是吴运杀害的,说明他是一个冷血的家伙,杀人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
顾云菲道:“这个案子,不是我管辖地区,你把我带着,是什么意思呢?”
罗菲道:“让你多长长见识,让你成为一个额外优秀的女警探,那样的话,你那天不想干警察了,就到我的侦探社来,帮我把侦探社发扬光大。”
顾云菲撅了噘嘴,说道:“我喜欢警察这个职业,做私家侦探,我没有想过呢!”
罗菲道:“人是多变,说不定有一天你会爱上私家侦探这个职业,同时也爱上我。”然后一阵得意地怪笑!
2
陈耀从警局出来了,碰到了马聪。
马聪逮住他,说道:“陈警官,你说花康是周凝雪生前的情人,花康已经被人谋杀了,真是让我万万没想到,不然可以从他嘴里知道点什么。你上次说,你确定了周凝雪好几个情人,你去询问一下其他人,说不定有收获呢?”
马聪这样说是在试探陈耀,看他是否知道,他曾也是周凝雪的情人。
陈耀眉头紧锁,说道:“还真没有什么收获,我怀疑的那些人都只是认识周凝雪,他们并没有艳事。”
龍翔於天
马聪道:“你的意思是你把可能是周凝雪的情人,都一一问话过了?”
紫焰轮回 孤舟迷雾
陈耀有些沮丧地说道:“——算是吧!”
马聪暗自思忖,既然可能是周凝雪的情人,陈耀都问过了,没有问到他头上,说明他查到的周凝雪的情人,不包括他,不然他肯定会找他问话的。
陈耀道:“我昨天想了一宿,花康被人谋杀,可能跟周凝雪的案子有关,他和周凝雪复杂的情人关系,给他招致了麻烦。”
我的冷艳女房东 风冰
马聪惊诧道:“你怎么会这样推想呢?”
仙子乱红尘
陈耀道:“据我了解,周凝雪生前给她这个叫花康的情人,转了很多钱。”
马聪开玩笑道:“你不会告诉我,那是你银行的哥们儿告诉你的吧!”
“这次是我自己想到这点,去查的,”陈耀道,“我看花康就一个健身俱乐部的教练,却住着豪宅,开着豪车,我想调查出他的经济来源主要靠什么?我先前以为他被人谋杀,是因为经济纠纷,但事实不是那样,周凝雪生前转给他的钱,足以让他过上眼下这样富足的生活,花康真是找到了一个好情人。我在想花康被谋杀是不是跟吴家有什么关系,周凝雪这棵摇钱树没有了,但他富足的生活还要继续,那就得花费很多钱。花康会不会就此拿周凝雪生前的不贞洁要挟吴家?由此我有一个大胆的设想,花康的死亡会不会跟吴家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