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vh5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我不可能是劍神》-第四十六章 真龍,從降臨到告辭熱推-hnfpt

我不可能是劍神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是劍神
二殿下走得很安详。
……
当他骑着暗黑蛟龙破水而出,那般气场是何其张扬、何其霸气、何其蛮横。
再看李楚背后的沐夫人,是何其慌张、何其仓惶、何其恐惧。
二殿下显然没有看出她眼神中的“危”字。
她想表达的是“情报有误”,在他看来却是“加大力度”。
就听他暴喝一声:“动手!”
沐夫人哪敢动手?
她又努力地眨了眨眼。
但是太晚了。
二殿下驾驭的蛟龙已然仰天发出高亢的一声吼,狠狠俯冲下来。
墨色的鳞甲与水幕遮蔽的天空,一时间波澜壮阔。
李楚也有些惊讶。
洛水里……居然能钻出这么大一条恶蛟?
这……
是飞来横财啊。
看它这凶焰滔天,径直奔自己而来,再听龙头上那人所喊……豢龙国?
思绪飞转,一下想起了当初幽兰轩里的那几个黑衣人。
是因为自己恰好出现在凶案现场制伏了那几个凶徒,所以记恨上了自己,这才来痛下杀手?
三界之赤幽花魅 玖蘭格
好凶残。
好蛮横。
身为和谐社会里一个儒雅随和的守法公民,面对这般凶神恶煞的歹徒,李楚所做的也只能是仗起手边唯一的长剑,勉强进行一番正当防卫而已。
这一剑。
公平正义,合理合法。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粉基地】即可领取!
轰——
一条夭矫的赤龙,腾空出世!
“嗯?”
直到此刻,二殿下才觉察事情不对,说好的一日三次,这不对劲啊……
再将视线看向李楚身后的沐夫人,她眼中的“危”已然变成了另一个字。
这下二殿下认出来了。
是“死”字。
不。
不可以!
二殿下慌了。
他双手法诀连动,大喝一声:“祖龙救我!”
豢龙国中所谓的祖龙,即“祖地真龙”,据传共有九条,实际上或许另有隐世真龙作为底蕴,也不得而知。
而二殿下之所以能够参与到王位之争中,就是因为他获得了其中一条祖地真龙的认可。
上次在幽兰轩,甚至能够请动那位真龙出手一次。
按理说,若没有提前上供祷请,他绝不敢贸然再次惊动祖地真龙。
可是此时此刻……
看着那一条杀气腾腾的剑气龙形,他隐约觉得,若是不强行召唤一次真龙守护。
致深愛過的妳 檸檬
史前统治者归来 死神钓者
自己八成……可能……大概……也许……是要死了。
而且还会死无全尸的样子?
咻——
随着他这一声哀嚎。
永不熄灭的蜡烛
只见他额间那一枚金色鳞片蓦然爆发出千道金光,瞬间好似一团耀眼的日轮,又仿佛是一团跃动的金焰!
那团金焰迎风涨出几丈高,又很快在周遭衍生出一团瞳孔的轮廓。
霎时间,一只巨大的金焰竖瞳的虚影,将二殿下笼罩其中!
以这只竖瞳为基,一颗庞大的金色龙头凭空出现!
武耀穹苍
相比之下,下方原本还威风凛凛的黑色蛟龙,突然就成了土鸡瓦狗,再没有任何气势。
和真龙比起来,这些水族蛟龙无比卑微。
哪怕是一道虚影。
虚影转眼凝实,好似有一条真正的金色祖龙出现在了洛水之上。
“吼。”
一声低沉而蕴含着无限威仪的龙吟与它同时出现,虽然不是人言,但是在场的所有人都听懂了这句话的含义。
“谁人敢伤我族之友。”
这就是龙语的神异之处。
曾有大能研究过,在世上的诸多语言之中,唯有龙语,是最接近天道文字的存在。
言简意赅。
内蕴无穷。
但是,金龙虚影现身的下一个瞬间,就正撞上了那席卷而来的剑气赤龙。
赤金相撞,风雷涌动。
轰——
几乎只是一个照面,二殿下身周包裹的金光就轰然破碎。
而且不像是被击溃,更像是降临到一半的真龙主动取消了施法。
“吼。”
金龙消散之后,兀自有第二声龙吟飘荡在天地之间。
在场所有人依然听懂了这一声的含义。
“告辞。”
“不是吧?”二殿下瞬间心态炸裂,“龙族不都是高傲无比的吗?怎么你也会怂啊?”
寰宇逃跑王
事实上,方才若是那条祖地真龙强行降临,未必不能替他抗下这仅仅蕴含着一丝灵力的一剑。
但是……
金龙在无比短暂的时间内做出了选择……
可以,但没必要。
因为一个自己选定的豢龙国君候选人,而得罪一个能斩出这样一剑的对手,对于已经存在了近万年的真龙来说,完全不值得。
很简单,豢龙国无论换上哪个国君,甚至整个国家都破灭掉,对一条古老的真龙来说也不会有太大影响。
看好的继承人死了,换一个就是了。
但是,一个同级别的对手,是真的会给它带来生死之难。
它的选择也是无比明智的。
若是它强行降临,李楚的下一剑说不定就会全力以赴。
而这条金龙的的修为,未必能够比得上那头同为神兽的血海麒麟。下场,也不会更好看一些……
金龙的从降临到告辞,只用了不到两息时间。
剩下的,就是那头暗黑蛟龙与孤立无援的二殿下,一起面对李楚的剑气赤龙。
结果毫无悬念。
轰——
剑气赤龙杀疯了。
20歲後嫁給鬼
一口人。
一口蛟。
霎时间就将二殿下与暗黑蛟龙一起吞入那熊熊的剑气之中。
烟消云散。
尸骨无存。
远处的水面中,有一双瞪大的眼睛怔怔地看着这边,正是二殿下手下那名探子。
看着李楚恐怖如斯的剑气,他才惊觉,自己当日上了恶当。
什么一日三次,都是骗小孩子的。
这小道士……
好鬼持久。
此时他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天真,并且为此付出了一些……小小的代价。
豢龙国二殿下,死。
修真之開宗立派
李楚平静地收剑,感受着一股令人满意的经验值入体。
方才那条金龙险些降临,还是有令他紧张一下的。
可是最终它没有降临,却令他更为失望。
这种心态属实有点纠结。
怕它来,又怕它不来……
怕它不强,又怕它太强……
但结果终究还是好的,李楚收了剑,有一丝怀疑地看向沐夫人。
“沐夫人,水怪都已经被我解决了,不必害怕。”
“是的,我完全不害怕。”沐夫人浑身颤抖着说道。
“可是你的表情好像不太舒服啊?”李楚又问。
“哪有,我舒服极了。”沐夫人忙摇头。
罗刹传说
“那你抖什么?”李楚再问。
“我一舒服就会浑身发抖嘛……”
李楚看着她,突然又问出一句:“你是和他们一伙的吧?”
噗通。
李楚一句话,沐夫人吓得直接就跪在了地上,磕头如捣蒜。
“我……我……我是被逼的,我只是豢龙国一个无辜的蚌女,二殿下逼我过来,叫我过来引你上船。我不想的……真的,小李道长,别杀我。”
尋尋覓覓,那詩與遠方 吳明理
“给我个机会吧……我想做个好妖!”
李楚目光深邃。
“这话你留着去跟官府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