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pma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txt-第746章 這絕對是嘲諷!看書-6afdx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一个在三年前能把警方耍得团团转,避着一个警察面对死亡还安然逃脱的歹徒,内心是极其骄傲的,也会自诩是聪明人,结果一天之内被埋伏了两波,最后那个导致他栽了的罪魁祸首居然还露面嘲讽,心态不爆炸才叫怪了。
“啊——!混蛋!”
歹徒疯狂朝池非迟站的方向挣扎扑腾,脸色极其狰狞,两个身强力壮的警察都差点按不住,“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这家伙!可恶啊!”
别闹,姐在种田
其他警察吓了一跳,连忙上前帮忙将人按住。
柯南都愣了愣,这种好像失去理智的歹徒,他还是第一次见,而且对方看池非迟的目光里的狠意实在太强烈了。
不就是白天假装没发现炸弹、拆了炸弹、让大群人包围埋伏,晚上又假装没发现炸弹、拆了炸弹,让大群人包围埋伏……
好、好吧,考虑到这个歹徒七年前就误会警方布陷阱害死他的同伴,七年后的今天又栽在演过一次的坑里,情绪比较激动也是能够理解的。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總裁溺愛小老婆
繡鬥
恭喜池非迟这家伙啊,又逼疯一个。
光彦听着歹徒不停骂池非迟、赌咒发誓要弄死池非迟,忍不住喊道,“明明你做坏事在先的!”
“你闭嘴,臭小鬼!”歹徒恶狠狠地瞪光彦,不等看光彦的反应,一看池非迟一脸平静地看着他,浑身气血再次抑制不住地继续沸腾,涨红着脸咆哮,“混蛋!混蛋啊!我记住你了,你给我等着!”
池非迟见光彦被吼得愣在原地,拍了拍光彦的脑袋,语气平静道,“没事,别理他,现在他的大脑把电脉冲送到肾脏顶端的肾上腺、释放大量肾上腺素,心跳加快,血压升高,呼吸急促,肝脏释放葡萄糖,甲状腺分泌大量激素,血液大量流向肌肉……简单说,有种怒火在胸腔沸腾、全身血液一阵阵往大脑里冲、好像下一秒就会爆炸一样的感觉。”
这是嘲讽!
这绝对是嘲讽!
歹徒由于被警察死死按住,只能瞪着池非迟,咆哮一声,鼻腔中流出鲜血,突然垂下头,不动了。
原本愤怒瞪着歹徒的佐藤美和子愣住了,其他警察也都安静下来。
目暮十三吓了一跳,转头看向身旁的松本清长。
这什么情况?
他们绝对没用私刑,他家上司帮他作证!
按住歹徒的男警官伸手探了探歹徒的侧颈,“目暮警官,他好像是晕过去。”
其他人:“……”
那什么……他们第一次见把自己气晕过去的犯人,还真是……呃……复杂的心情难以用语言来表达。
我体内有座神农鼎
歹徒只是一时背过气去,很快又清醒过来,一抬头,又看到池非迟冷漠看着他的神情,似乎在嘲笑一样,气血又一阵不可抑制地上涌。
池非迟沉默了一下,问道,“两肋和肝区有没有疼痛感?”
这句话听在歹徒耳朵里,就像是‘是不是气得肝疼啊’。
“啊啊啊!混蛋!”
歹徒咆哮了一声,下一秒,又晕了。
高木涉:“……”
松本清长:“……”
灰原哀:“……”
元太、光彦、步美:“……”
“咳,”目暮十三干咳一声,把池非迟拉到一边,“算了,池老弟,看来他对你的恨意很深,你暂时还是不要在他面前出现了,我们会找医生来确认他的情况的……”
以免人被气死了他们不好跟媒体交代。
难道说‘大家,那个爆炸案的歹徒我们已经抓住了,但很遗憾,他自己把自己气死了’,这说出去谁信?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警方为殉职同事报仇而滥用私刑、把犯人逼死了呢。
“气性真大。”池非迟评价了一句,没有坚持再出现在歹徒面前。
如果身体有某些方面的疾病,过度愤怒之下,真的有可能被气死。
也还在歹徒还没清醒过来,不然听到池非迟这么轻描淡写的一句,大概又会被气晕过去。
目暮十三没看到池非迟之前用口型嘲讽过歹徒,深以为然地点头,“是啊。”
人家池老弟又没说什么过份的话,也就是心平气和地跟孩子科普了一下生气状态的身体变化,还担心歹徒气出什么毛病来,关心问了一句,这个歹徒蛇精病吧,情绪居然这么激动。
“总之,高木老弟,千叶老弟,”目暮十三心里感慨完,又看向高木涉,“你们带人和爆炸物处理小组一起,去排查所有路过南杯户车站的红色电车,在明天正午之前,一定要把爆炸预告暗号里的炸弹找出来!佐藤,你跟我回去,我们尽快审问歹徒,争取让他交代出安置炸弹的地点!”
“是……”佐藤美和子看着那个被架上车的歹徒,神情复杂。
想着这就是害死松田阵平的人,想着这个人就这么被抓住了,想着这个人刚才居然把自己气晕过去两次……
想哭,哭不出来。
想笑,笑不出来。
想生气,却又有种无力感。
叹了口气,佐藤美和子打起精神来。
算了,还有两颗会在明天爆炸的炸弹,歹徒既然发出预告,那就表示炸弹已经布置好了,虽然有一颗炸弹很可能在南杯户车站,但还有一颗炸弹下落不明,他们必须尽快审问出来!
……
埋劍英雄傳
当晚,警方兵分两路,一路在南杯户车站连夜排查炸弹,一路在警视厅连夜审讯。
這貨竟然是大神
池非迟把少年侦探团五个孩子带回家,强行要求五个小鬼头赶紧睡觉。
他在车底躺着拆弹,一身都是灰,也要洗洗换身衣服赶紧睡了。
深夜十一点,刚加完班的风见裕也没有急着下班回家,被某个啥都要他跑去做的无良上司,指派到刑事部的审讯室附近打探情况,溜达一圈,悄悄打探后,躲到走廊转角后,对耳麦那边道,“降谷先生,确定三年前那起爆炸案的歹徒已经抓到了,不过似乎还有两颗炸弹没找到,现在刑事部正在加急审讯。”
出租屋里,安室透把开着免提的手机放在一旁,还在做着俯卧撑,“还没有审讯出结果吗?”
今天是11月7日,七年前的今天、三年前的今天,他在警校的好朋友都因为同一个案子殉职了。
这个案子由刑事部负责,哪怕有两名警察殉职,也是属于刑事部的事,他们公安没有理由干涉,而且他还得去查雅克-伯纳德在日本境内的间谍同伙,根本没空去掺和。
但不了解清楚情况,他实在睡不着。
“还没有,”风见裕也道,“犯人……”
“那个混蛋骂我!他骂我!”
咆哮声连安室透这边都能听清。
“够了!他只是担心你的身体,他是医生……”
“骗人,他是你们警方的人!”
“咳,”风见裕也走到角落,“您也听到了吧?犯人很不配合……”
警视厅,两个警察从风见裕也身旁匆匆跑过。
“医生!犯人又晕倒了!”
“到底怎么回事?”
“好像是佐藤警官说了一句,虽然池先生是兽医……”
风见裕也:“……”
能不能让他好好汇报情况?
安室透沉默了两秒,“姓‘池’的人可不多……顾问?”
“呃,是……”风见裕也又往角落里走了两步,背对走廊,低声道,“您潜入那个宠物医院调查时的顾问池非迟先生,这次好像就是他拆除了歹徒安置的炸弹,并且通知警方埋伏,而且埋伏了两次,这才抓住了歹徒……”
“两次?”安室透还在做着俯卧撑。
“下午的时候,警视厅刑事部和机动队出动过一次,听说是池先生发现了炸弹,正在拆弹,而歹徒很可能就在附近,这是刑事部的案子,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好像没抓住犯人,”风见裕也道,“到晚上八点左右,在值班机动队和刑事部几乎全员出动,听说是歹徒想报复池先生,同样是炸弹被发现、池先生在拆弹、歹徒在附近的情况,晚上九点半左右,歹徒被逮捕并送回警视厅。”
安室透都有点想不通,一个人同一天在同样的坑里跌两次,跑了一次又跌一次,还被逮了,这真的是害他两个朋友殉职的歹徒吗?
还有,报复顾问?那家伙……真可恶!
“真是个笨蛋。”
“啊?”风见裕也一愣。
宫心为上 粉笔琴
“我是说那家伙。”安室透声明。
“啊……”风见裕也想说这么评价有点伤人,虽然对方是罪犯,降谷先生也不能随便骂人啊,不过想想还是放弃了提醒,继续正色汇报,“然后,刑事部加急审讯,歹徒很不配合,大概是觉得这是池先生和警方故意布下的陷阱,对池先生怀有怨恨,而且他的精神状态恐怕有点异常,情绪一直很激动,刚才就在审讯室不断咒骂池先生,还说池先生骂他白痴……”
安室透停了俯卧撑,坐到地板上,“顾问骂他了?”
看得出来,这次顾问参与得很积极,不用想也知道是想帮他出气,才想把歹徒抓捕归案,估计还是故意拆除炸弹、布陷阱……刑事部大概都觉得池非迟很无辜,但他能看到某顾问满满的腹黑。
骂歹徒什么的,还真有可能。
虽然挺感动的,但……顾问居然会骂人?完全想象不到耶,必须听一听。
“没有,刑事部和机动队那么多人都在场,没人说池先生骂人,”风见裕也不太懂自家上司的心,一句话打破了安室透的幻想,干笑道,“而且从我听说的情况来看,池先生也不像是一个会发火、会骂人的人,那个时候也还有小孩子在场呢,我想,大概是歹徒对池先生的意见太大了,他一直嚷着要杀了池先生,池先生好像只是跟小孩子说了一下愤怒时的身体变化和感受,他就气晕过一次,等他清醒之后,池先生还问他两肋和肝有没有疼痛,他又气晕了一次……”
安室透:“……”
确定问人家肝疼不疼不是嘲讽?
怎么就没人发现顾问在故意刺激歹徒?
嗯……大概是顾问问的时候,神情太过平静认真,要不是早就看出顾问不是善茬,他都快相信顾问是无辜的了。
大汉帝国风云
看来,他要重新评估一下某顾问的腹黑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