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yij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第三百二十二章 慕雪發現陸水買保障票推薦-bcfs6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保安室中依然只有一个保安,正是上次初羽他们看到的中年大叔,此时的他还在吃着泡面。
旁边还有块咬了几口的面包,似乎是搭配着吃。
也不知道味道如何。
“大叔不点个外卖吗?”初羽来到保安室门口好奇的问了句。
泡面哪有外卖好吃。
異世禁愛:家有面癱美男 玖汐凝
而且这东西吃多了,闻了就想吐,曾经的他亲身经历过。
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岁月。
他也不明白,自己一个三阶修真界,没事天天吃泡面干嘛。
可能是为了体验生活。
好吧,就是穷。
他很能理解那些,小时候想吃泡面,长大了只能吃泡面的人。
在吃泡面的保安大叔,抬头看了一眼初羽跟剑落,随后吞下嘴里的面,开口道:
“两千工资,够点什么外卖?”
“又没女朋友,修真者的身体是铁打的,但是折腾下来还是有病,省下来的钱最后送给了学医的。
脑子比写小说的还不好使。”剑落的声音突然从四面八方传来。
初羽跟保安大叔一下子转头看向剑落。
剑落也一脸的惊慌,她下意识的捂住自己的嘴巴。
可是很快她就意识到问题在哪:
“我没说话。”
“大叔不用在意,剑落因为外表的缘故,脑子先天带有缺陷,最近刚刚认识字不懂说话,哑巴的病也是刚刚治好的。
对了,大叔这次找我们什么事?”初羽看着保安大叔觉得还是说说正事吧。
剑落一脸尴尬的站在初羽身边。
心里的想法突然被放了出来,她想找个洞钻起来。
“你们说三块五的泡面好吃,还是五块钱的泡面好吃?”保安大叔吃了口泡面问道。
至于对剑落说的,他貌似一点都不在意。
“外卖好吃。”初羽毫不犹豫的开口。
保安大叔看了初羽一眼,随后道:
“还记得我说的报酬吗?”
“大叔不会打算用泡面当报酬吧?那我选五块钱的。”初羽立即说道。
报酬什么的,当然选值钱的。
省一顿饭钱。
最近因为剑落的加入,他生活有些艰难。
稿费还没发,不然维持两个月不是问题。
那是他机缘换来的。
保安大叔看着初羽,好像很不情愿的样子。
“泡面没有多余的,还是用一些有用的消息当报酬吧。”保安大叔低头喝了口汤道:
“陆家最近出现了一扇门,你们可以去一趟。”
“去了有什么用吗?”初羽好奇的问道。
刚刚开学就请假,这就不太好了。
“去了能让你新书有更多的灵感,下笔有神。”保安大叔低头吃着泡面,随口说了句。
“刚刚开学,重要的课程还没有到,外出取材果然是要趁早。”初羽一脸感激的看着保安大叔:
“大叔,你觉得我能封神吗?”
保安大叔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二维码。
初羽瞬间会意,扫了一下二维码就道:
“五块钱的泡面,请大叔。”
等收到钱后,保安大叔才对着初羽认真道:
“加油,不要放弃。”
初羽:“…….”
你好往事先生 十月总攻
“写小说人都写傻了,今天被骗不知道,改天怎么死的都不明白。”剑落的声音又一次从四面八方传来。
这次剑落不紧张。
不过初羽跟保安大叔都选择了无视。
“大叔,你不厚道,五块钱也不至于。”初羽开口道。
保安大叔没有在意这个,而是道:
“去了陆家你们会遇到那位存在,帮我带一句话给他。”
“是什么?”初羽好奇。
虽然他不知道陆家在哪,也不知道陆家的石门是什么情况,但是大腿要过去,他们跟过去肯定不吃亏。
如果能跟大腿同行,那简直是大赚。
“告诉他,石门内部空间,在极为遥远的地方。
在里面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会涉及到外面。”保安大叔说道。
初羽不明白这句话有什么意义。
“你不用懂这句话,其实我也不懂,我就知道说出这句话,对我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保安大叔解释了句。
“大叔真的不认识那位吗?要我们告诉你他的名字以及长相吗?”初羽好心道。
只是这句话刚刚落下,本一脸淡定吃着泡面的保安大叔,拿叉子的手突然抖了一下,面都抖出去了。
随后他抬头看向初羽跟剑落,道:
“有机会再见。”
声音落下,初羽跟剑落就发现周围吵了许多。
然后看到大门有不少人往来。
他们从特殊的环境中出来了。
这时候初羽跟剑落往保安室里面看了一眼,发现里面并没有那个保安大叔。
有的是其他两位保安。
不认识。
“走吧。”初羽说道。
剑落走在初羽身边,道:
“一上课就请假,是不是不太好,而且容易跟不上进度。”
“我大学读了好几次了,闭着眼睛都毕业,上不上课不重要。”初羽看着前方漫不经心道。
对于刚刚的事他没怎么在意,不过那位大叔貌似很害怕大腿。
他没感觉大腿有那么可怕。
“我是第一次。”剑落说道。
初羽看向剑落,道:
皇帝哥哥你别急 东方青烟
“上课就是大四,学不学有什么关系?”
剑落看着初羽,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反驳,最后扭头往回走:
“不求上进。”
————
空冥海域。
深海的一端开始出现了诡异的气息,深海中暗流涌动。
暗流的源头仿佛来自空间之中。
在气息出现的瞬间,孤影老人出现在附近。
他看着这气息的源头,随后走了进去。
很快他就出现在空旷的空间中,这里就是当初他带着陆水进入地方。
一进来他就感受到了至高无上的气息。
囧男囧狗遇鬼记
这气息出现的极为突兀,直接将孤影老人压的跪地。
面对这气息,孤影老人感觉自己的意识都在扭曲。
仿佛一切都在从秩序转向混乱。
“拜见主人。”
孤影老人跪地,惊恐的开口。
然而这力量并没有在意他,也没有多余的动作。
仿佛只是力量在溢出而已。
可是孤影老人能够确认,无数年来,力量从未发生过遗漏。
哪怕上一次突然发动了风暴攻击,也没有像今天这般肆意传出气息。
这位无法理解的存在,突然开始异变了。
孤影老人跪了许久也没有得到丝毫答复,仿佛只是气息遗漏。
对方应该还是在沉睡。
又等了许久,孤影人低头退了出去,不敢再打扰。
但是他知道,深海下的神,可能要走出深海了。
那会是什么情况他不知道,也预想不到。
……
而在那气息出现的瞬间,原本在装睡的海妖女王,突然睁开了眼睛。
刷的一下直接坐了起来,接着看向深海另一边。
她有些难以置信:
“要苏醒脱困了?
黑墳 周梅森
不可能啊,世界发生什么变化了吗?”
最后海妖女王叹息一声,无力的躺了下去。
“好想就这样睡下去,当个闲鱼。
可事到如今,世界肯定发生了什么巨大的变化。
要战队了。
可是要站在哪一边?
除了三大势力还有其他选择吗?”
海妖女王当了无数年的咸鱼,这下好了,都不知道现世有什么强者。
想随便站个队,都不知道往哪站。
“人类有强者吗?”海妖女王看着上方的海域,轻声自语。
她思考了下,然后想起了一个人。
“上次谁大喊大叫的跑进来,说有个人类强者,叫什么,紫衣神女好像。
站她?”
“应该只是普通强者吧,先站一站吧,不行再想办法。”
想到这里,海妖女王又想起了一个人。
“潮汐姐当年封印我们的时候,说所有人都可能会死,但是天机前辈一定活着。”
“隔壁那位开始苏醒脱困,哪怕是天机前辈,也要站队吧?”
“不知道他站哪边,如果紫衣神女不行,就找天机前辈。”
“不过要见一见紫衣神女。”
想到这里,海妖女王就拍手道:
“既然决定了,那就再睡一会。”
————
当天下午,陆水走出了火车。
正常情况下,这一站很少有人下车。
毕竟秋云小镇没有那么多人进进出出。
但是今天,陆水发现有不少人下车。
“都是为了石门来的?可惜他们晚了一天,错过了大长老发威。”陆水心里为他们感觉可惜。
不过以后或许还有机会。
没有多想,陆水就往车场外走去。
刚刚走出车站,他就看到慕雪站在外面等。
今天的慕雪穿着带粉色的仙裙,头发应该是侍女梳理过的,看起来就知道是大家闺秀。
当然,不管如何,慕雪在陆水眼中还是那么的耀眼。
看到慕雪后,陆水就往慕雪方向走去。
每一次慕雪都只是站在车站外等,而不是进去等。
“慕小姐这次又是碰巧做什么吗?”来到慕雪身边,陆水就开口询问。
虽然知道慕雪每一次都没有什么事,但是陆水就是想问问,看看慕雪会给什么答案。
陆水一来到慕雪身边,慕雪身后的丁凉就开始后退离开。
这两天秋云小镇来了不少人,她当然不会让她家大小姐一个人来小镇。
慕雪没有在意离开的丁凉以及离开的真武真灵。
她对着陆水带着浅浅的笑意,道:
“是在等陆少爷。”
额,这么直接吗?
很快陆水就想到了什么,而后拿出装无根水的瓶子道:
“为了这个吗?
你两个妹妹呢?”
“茶茶带着她们准备孵化的其他东西。”说着慕雪就走到一边让开了路。
看到慕雪让开,陆水自然就迈步往前走去,陆水一走慕雪自然而然的跟在他身边。
“慕小姐确定东方渣渣不会带着你两个妹妹,把灵兽蛋水煮了吗?”陆水把瓶子递给慕雪说道。
对于这水,慕雪肯定有一定的兴趣看一眼。
人类正常的本能。
只是打开看了一眼,慕雪就把接过来的瓶子又交还给陆水:
“不会,香芋看着,肯定不会有事。”
“是嘛?对了,秋云小镇的人变多了,慕小姐…”陆水本想让慕雪来小镇小心些。
只是话还没有说完,后面突然响起了声音:
“东方小友,请留步。”
因为声音就在后面,陆水的话直接就被打断。
而且这声音很耳熟。
他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是魔修吉安。
看到对方,陆水一脸的平静:
“前辈有事?”
此时陆水就这样看着魔修吉安,他虽然看似平静,但内心隐隐有风暴掀起,有必要的话杀人灭口吧。
当初他就不应该让对方活着下火车。
位面纵横 弑神之牙
慕雪也是看着魔修吉安,她并不认识。
不过是来找陆水,她也没有多说什么。
商道香塵 劍道塵心
只是安静的站在陆水身边。
“东方小友好像对这里有些了解。”魔修吉安指的是陆水身边的慕雪,两人关系不一般。
特地来找人,或者汇合,都应该比他了解这里。
“前辈想问什么?”陆水道。
“不知道小友知道陆家方向在哪吗?”魔修吉安问道。
陆水伸手指向了前方大山道:
“山顶。”
“多谢小友,这是问路费。”说着魔修吉安丢给了陆水一颗二品灵石。
随即化作一道黑风消失在原地。
陆水接过灵石,内心松了口气。
很好,大家都逃过了一劫,皆大欢喜。
“陆少爷认识他?”慕雪看到那个人离开,好奇的问了句。
“一位卖保险的魔修,火车上遇到的,找我推销保险。”陆水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
听到这话,慕雪颇有兴致的看着陆水,道:
“陆少爷买了?”
“没有。”陆水毫不犹豫的回答。
慕雪脸上带着笑意。
她决定让天女掌门打听打听卖保险的魔修。
看看陆水买了什么保险。
陆水没有去看慕雪,他担心自己心虚被看出来。
慕雪刚刚嫁给他的时候,乖巧懂事,久了就鬼精鬼精的,他心里想点坏的就容易被发现。
这一世是没接触,一让她接触习惯了,就..额,好像也挺好的。
慕雪身上软气味香,温柔优雅又漂亮,上一世喜欢上慕雪,很正常。
那时候一成亲就亲密接触,有了夫妻之实,完全没经历过保持距离。
也就现在保持着一定距离。
不过不能接触,不然什么计划都要报销。
随后陆水转移了话题:
“慕小姐要吃烧饼吗?”
在陆水前方,有一家卖烧饼的。
“陆少爷请客就吃。”慕雪可不想自己掏钱。
要钱没有,要人倒是有一个。
以后还能帮忙生一个。
陆水没有说话,而是往前走去,先买了再说。
“给。”把买回来的烧饼递给慕雪后,他们就往陆家方向走去。
“镇子上多了很多陌生人。”慕雪咬了口烧饼随口说道。
陆水也是点头:
“慕小姐外出的时候小心些。”
这些人有不少强者,万一惹的慕雪出手就不好了。
那些人倒霉无所谓。
慕雪暴露,他也得跟着暴露。
夫妻嘛,要么一起普通要么一起特殊。
不然总会引起不必要的争议。
他可不想让慕雪一个人顶着这些毫无意义的争议。
要一个人顶,那也是他。
当然,他会直接把这些没用争议踩在脚下。
他要娶慕雪,不管是他家还是慕雪家,只能有一个答案。
那就是同意。
“包子,哥哥的包子。”
“我没要你的包子,就看了两眼。”
“哥哥的包子。”
“我没抢。”
突然的对话传到了陆水跟慕雪耳中。
他们有些好奇,而后往边上望去。
是一个看起来呆呆的小女孩,她藏着包子,跟一位小胖妞对视。
那个小胖妞显得有些落魄,盯着包子有些挪不开。
“是林欢欢跟卖面家的小丫头。”慕雪一下子就认出了这两位。
那个小丫头比雅琳还要小,而且呆呆的。
话也说的不多。
道理更是知道的少。
陆水也是见过这两个人。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那个林欢欢还在逃婚吧?
他不太理解逃婚的,反正他不逃婚。
看着这两个人,慕雪走了过去。
“你们在干嘛?”慕雪来到那个小女孩身边问道。
“包子,哥哥的包子。”那小女孩对着慕雪说道。
“给你哥哥买的?”慕雪蹲下问小女孩。
小女孩点头重复着那句话:
“哥哥的包子。”
慕雪摸了摸小女孩的头,道:
“快回去吧,最近别偷跑出来。”
慕雪已经看到了,小女孩的哥哥跑过来了。
看来是发现自己妹妹没了,在找。
等那小女孩的哥哥过来接走了小女孩后,慕雪才看向林欢欢道:
“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幽幽于心 鸢莺
林欢欢低头道:
“钱就够坐车到这里。”
慕雪:“…..”
“还在逃婚?”
林欢欢点头,随后解释道:
“本来他们都追到了这里,不过昨晚好像发生了巨大的变故,他们又突然不见了。
听说这个地方有极为强大的存在,那些人不敢在这里放肆。
所以我打算在这上班。”
陆水在一边听着,昨晚应该是大长老出手,把那些人吓到了。
刚刚他就看到有些人状态不太好的样子。
昨晚大长老出手貌似影响了不少人。
“然后等着抓回去成婚?”慕雪好奇的问道。
林欢欢点头。
是的,她已经没法逃了。
再来抓一次,以她的实力,根本不可能有逃走的可能。
之前都是小打小闹。
再来应该就是动真格的了。
慕雪没说话,而是转头看着陆水,露出了微笑。
陆水一眼就知道慕雪在想什么。
不过他无视了,笑有什么用?
要我放开你除非我死
值钱吗?
“陆少爷,借我一些灵石。”慕雪说着还露出了灿烂的笑脸。
一脸期待,仿佛从不担心会被拒绝。
“就一颗三品。”陆水丢出了灵石。
没办法,下意识的行为。
他自己也不理解,为什么慕雪可以在他这里这么犯规。
“谢谢陆少爷。”慕雪依然带着笑意。
陆水面无表情,选择无视。
慕雪转头看向林欢欢,把灵石交给她,道:
“发工资后还我就好。”
“好。”林欢欢收了灵石,不然要饿死。
“对了,慕小姐怎么在这里?”林欢欢有些好奇。
“因为这里是我家的地盘。”陆水开口说道。
“嗯,我最近都在这里。”慕雪点头。
“那半年后,慕小姐就要嫁到这里?”林欢欢有些意外。
这里好像很普通。
但是很快她又觉得不对,好像有人说这里有超级强者。
如果是真的,那这里不是很强大的势力?
好吧,她一个小小修真者也不懂,等下找人问清楚。
可是她昨晚怎么没感觉到什么超级强者?
“嗯,明年后,就一直住这里。”慕雪点头,她确实要嫁给陆水,而后定居在这里。
这辈子都住这里。
或者说,陆水在哪里,她就在哪里。
这般想着,慕雪就靠近了陆水。
陆水看着慕雪,任由慕雪靠过来。
咕噜~
林欢欢本打算说什么的,但是肚子不争气的叫了。
“去买吃的吧。”慕雪轻声道。
之后林欢欢就告别了陆水跟慕雪,她要去买包子。
主要是便宜。
慕雪跟陆水没有过多逗留,一路往陆家而去。
壹代醫後 金錢豬
“她们是在慕小姐住处吗?”回到陆家,陆水开口问道。
他指的自然是慕雪两个妹妹。
东西毕竟要交给她们。
“应该是在,不知道茶茶有没有带着她们乱跑。”慕雪自己也不太确定。
这个陆水能够理解,东方渣渣能在陆家跑的不见踪影。
不是躲起来练什么秘密大招,就是在探险的路上,要不就是在给各种器灵烧香。
也不知道她怎么想的。
当然,陆水更无法理解,器灵为什么就喜欢东方渣渣去给它们烧香。
因为热闹吗?
“我打电话问问。”慕雪拿出手机道。
陆水没有说什么,只是站在慕雪身边等待着。
很快慕雪就得到了答案:
“茶茶说在等我们回去吃晚饭。”
“去我娘那?”陆水有些好奇。
“是我的住处。”慕雪道。
陆水一下不理解了,怎么就去慕雪院子吃完饭了?
正常不应该去他爹娘住的院子吗?
不过陆水不再多问,而是跟着慕雪去了她的住处。
一靠近院子,他就闻到了香味。
“厨房换人了?”陆水不觉得他们家的厨房能做出这个味道。
慕雪摇头没说话。
很快他们就走进了院子。
一进去就看到东方茶茶坐在座位上,她前面摆放的是一桌子的菜,色香味俱全。
还有两道菜能发光。
雅琳跟雅月也是坐着,就在东方茶茶身边。
“表嫂,你们回来了,快点,饭菜要凉了。”东方茶茶对着陆水跟慕雪挥手。
雅月跟雅琳也打了声招呼。
陆水进去坐了下去,他有些好奇,不过没问,打算先试试菜。
等慕雪也坐下来后,东方茶茶立即道:
“好了,人齐了,可以吃了。”
看到茶茶姐开始吃,雅琳拿起筷子就夹菜,她忍了好久了。
陆水也拿起筷子夹了菜,随即放进嘴里。
他吃的比较小心,主要是担心他娘亲阴他。
但是总感觉他娘亲做不出这样的菜,不管是样式跟香味,都不是他娘亲可以比拟的。
随后陆水把菜放进嘴里,很快他就有些惊讶。
“这是谁做的菜?”
这菜吃程度远超厨房做的。
厨房没有这种实力。
“是娘亲做的。”东方茶茶立即应道。
“茶茶的爹娘今早确实来了。”慕雪解释了下。
陆水心里有些无奈,都是当娘的,差别怎么这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