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mfha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煉氣九千年》-NO227. 天人五衰讀書-7cqix

煉氣九千年
小說推薦煉氣九千年炼气九千年
“忏悔?你配吗?”
江寒冷冽喝道,“当年你和太上静官狼狈为奸,处心积虑地置我于死地,用我毕生的修为成就她超脱彼岸,现在我就先用你成就我达到永恒基业,到时候我再到彼岸将她揪出来,让她悔不当初。”
轰!
话音刚落,江寒就不再听他放屁了,当即动用洞天神骨的洞天之火席卷到他的身上。
“啊不……”
造化仙帝最后一声惨叫之下,全身被洞天神火焚成了了灰烬,而他毕生的海量修为化成无数的金光法则,开始被江寒以洞天神骨吞噬炼化。
当造化仙帝这位当代的天庭帝君彻底陨落的这一刻,九重天这上的天庭那萦绕着的紫气仙光都默然失色了下来。
众仙家还没从刚刚天地摇晃之中回过神来,天庭中的光芒又出现如此惊人的变化,顿时众仙家都害怕起来。
“仙光黯淡,帝星陨落,这是天庭帝君死了!”
有仙家大呼道。
“结合刚刚天界震颤的现象,这怕是天人五衰大劫要来临了!”
星 武神 訣
又有仙家惊恐失色地说道。
而巡天司的断罪也在这仙家之中,他却是知道江寒成功了,成功将天庭帝君击杀。
“永恒仙帝归位,真的是令天地为之失色啊!”
断色在心中叹道,“不过陨落一位帝君,怕也会直接引发天道紊乱,让天人五衰大劫降临!”
“天人五衰大劫就要来临了,我们纵然成了仙,也难逃一死啊!”
有一位老仙家悲呛道,“不度彼岸,一切皆是枉然!”
轰隆隆!
天道的神雷震颤而起,黑压压的乌云盖顶而来,这天道说变脸就变脸了,众仙家却是比哭还难看。
“完了,天人五衰大劫开始了!”
众仙家都看出来了,也感受到了,天道都被黑云蒙蔽,这是天人五衰的前兆。
“彼岸天桥啊,请你显现造化,度我等这一劫吧!”
有仙家当场就跪在地上,朝着苍穹大呼起来。
彼岸天桥成了众仙家心中的避难之地,难免上到天桥止就能避过天人五衰的法则侵蚀。
哪怕不度彼岸,站在彼岸天桥上,都如登上了救生船。
但是彼岸天桥又怎么会在他们的呼喊声中显现呢?那又不是慈善机构。
“天人五衰大劫要降临了,也不知道江寒现在身在何处啊!”
太华仙人在太华宫内,他仰望着黑压压的苍穹脸色流露出凝重。
“诶,活也活够了,能死在天人五衰的大劫之下也别无所求了。”
一对兄弟闯异界
常青仙君极其淡然地吐了一口气,淡淡说道。
他们被江寒救出来之后就回到了各自的仙宫之中,此时天色大变,天人五衰大劫开始显现,他们是没有为此惊慌失措的仙人之一。
而在一重天的永恒宗内,已经统一了一重天的永恒宗,除陆离他们还能冷静下来之外,整个永恒宗近千万的弟子却是慌乱的如一锅粥了。
“天人五衰大劫降临在即,永恒宗全乱了!”
陆离他们几人坐在一起,感叹万千地叹了一声,对于永恒宗乱了这件事,他们也毫无办法了。
毕竟这天人五衰大劫开始了,谁都不能幸免于难,这样一种时刻又怎么管得住别人呢?
“想不到我还身在结丹境就要死在这天地大劫之中了,真是讽刺。”
吴青阳无不苍凉地喝出一声,实在是束手无策。
这种大劫难不是个人的,而是天地的,非个人力量所能抗衡的东西,谁也没有办法。
天人五衰的法则侵蚀之下,就像是致命的瘟疫一样,无药可医,唯一不受这瘟疫侵蚀的地方就是彼岸天桥,那里像是一片永恒的净土。
但是那也是强大如永恒仙帝那样的人物,才有能力与资格上去的地方。
所以绝望,束手无策是现在整个天界所有人的共同念头。
当然与天界中人相比,下界中的凡人也同样会受此大劫的影响,下界中各种灾难与疾病也相继出现了。
自然灾难与无药可医的疾病的出现,是摧毁下界凡人最快最有效的劫难方法。
什么?你说那些庇护凡人的仙道宗门能庇护他们?别搞笑了,在天人五衰大劫之下,连上界的成仙之人都只能等死,在下界修行的人又怎么比得上这些成仙之人?
所以如今在天人五衰大劫的降临前一刻,都只有自求多福了。
“想不到这畜牲一般的帝君陨落,直接引发了天人五衰大劫的来临。”
彼岸大帝在彼岸天桥上看着这黑压压的天色叹道,“也不知道仙帝出关之后,看到眼前这一幕会作何感想?”
“以仙帝那悲天悯人的心肠,恐怕他又为舍已为人啊!”
彼岸大帝沉思了一会,“不行,这一次无论如何我也要阻止仙帝,不要再当老好人了。”
彼岸大帝是江寒前世的血液所化,他当然非常了解永恒仙帝的为人,他怕江寒会在这天人五衰的大劫之中,再次挺身而出。
虽然这彼岸天桥之上能容纳下很多人,但是如果江寒真的那样做的话必定会迎来天谴。
因为他这样做是视天道如无物,违背了天道的意志与自然法则。
彼岸大帝知道江寒有那么多的亲人朋友,在这种天人五衰的大劫之下,肯定不会对他们置之不理,弃之不顾的。
所以彼岸大帝就很担心,担心江寒舍已为人,最后被天道反噬。
“希望仙帝在闭关中度过这天地大劫,也希望这天人五衰大劫早日降临,早日过去!”
彼岸大帝只能如此感叹了,因为江寒如果出关了,那肯定会奋不顾身的。
而在一重天的永恒宗内,陆离他们却也是在担心着江寒。
“不知道哥他怎么样了?这天人五衰大劫来得突然,会不会跟哥有关?”
李安阳脸色凝重地说道。
李安阳这句话让众人的心头一紧,顿时之间都面面相觑。
“那该如何是好?大师兄的人没见着,这天人五衰却来了!”
陆离紧张道,“倘若我们注定要陨落在这天人五衰大劫之中,我也希望我们能死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