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qvd火熱都市异能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起點-第1221章 就這樣吧…(四千字修改中…)熱推-uvui3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小說推薦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四千字修改中….各位明儿再看)
“不过,已经够了。”
想起几人今天努力寻找的过程,阿笠博士内心虽然有没见到木之下的失落,可也有着一股暖意。
做好决定的他轻叹了口气,对几人说:
“我已经很满足了。”
“什么意思?”步美三人没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另外两人已经猜到了阿笠博士想说的话。
微微抬起头回想着那短暂的时光,阿笠博士同时说道:
“让我与她的那段回忆就这样原封不动的,以最美好的模样永远留在我的心中吧。”
这个话题略显沉重。
意识到这一点,阿笠博士又开始自我调侃,以此活跃气氛:
“况且我也不想让她看见我秃顶的样子。”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阿笠博士仍然会感到失落,感到内心空荡荡的。
身为几人中最为年长的人,阿笠博士不想在孩子们面前表现出伤感的模样。
他故作平静的招呼几人回家:
“走吧,我们也该回去了。”
“晚上我带你们去餐厅吃大餐,想吃多少都行!”
平时阿笠博士这么说,肯定能听见孩子们的欢呼声。
可这一次,他除了其他游客的走路声、交谈声,以及周围的环境音,他什么都没听见。
即便是最爱吃东西的元太,此刻也沉默着。
众人跟在阿笠博士身后,准备离开夜行动物馆。
而小哀已经拿出手机,点开她和光佑的短信,想要问光佑地址。
就在阿笠博士刚推开大门时,一阵大风忽然从门缝之间吹进了夜行动物馆。
跟在后面的步美手没拿稳,明信片直接被风吹跑。
见此,步美自然是小跑的跟了上去。
正巧回头看几人的阿笠博士见到了这一幕。
一段回忆突然涌上心头。
其中的一幕和此时眼前的这一幕隐约重合在一起。
同样的季节,发生了同样的事情。
那时,也有一阵大风把一样东西吹跑了。
他记得,被吹跑的东西,是木之下一直戴在头上的帽子。

捡起地上的帽子,阿笠博士弯腰把它递给不知什么原因,抱着头蹲在地上的木之下。
“来,你的帽子。”
原以为木之下会伸手接过。
可她却是抱着头,蹲在地上,情绪有些激动的向他喊:
“不行!”
“不可以看!”
“拜托!”
语气中那央求的意味让阿笠博士怔了下。

捡起地上的明信片,小哀将其递给步美,对她说:
命运本子 小久忆
“要拿好才行啊!”
“可不能丢了。”
“嗯。”步美接过明信片,乖巧的应了一声。
两人的谈话让处在回忆中的阿笠博士回到了现实。
注意到阿笠博士的异样,柯南就问道:
“博士,你怎么了?”
收拾好情绪,阿笠博士没有隐瞒,说道:
“其实也没什么。”
“我只是突然想起来有关于她头发的事情。”
“头发?”柯南有些不解。
不仅是他,步美三人也有些疑惑。
而听到这个词汇,小哀就隐约的猜到了一种可能。
“嗯。”阿笠博士说,“虽然她的眼睛是黑色的,可她头发的颜色却有些不大一样。”

“不过,已经够了。”
想起几人今天努力寻找的过程,阿笠博士内心虽然有没见到木之下的失落,可也有着一股暖意。
做好决定的他轻叹了口气,对几人说:
“我已经很满足了。”
聖賢之心
“什么意思?”步美三人没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另外两人已经猜到了阿笠博士想说的话。
微微抬起头回想着那短暂的时光,阿笠博士同时说道:
“让我与她的那段回忆就这样原封不动的,以最美好的模样永远留在我的心中吧。”
这个话题略显沉重。
意识到这一点,阿笠博士又开始自我调侃,以此活跃气氛:
“况且我也不想让她看见我秃顶的样子。”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阿笠博士仍然会感到失落,感到内心空荡荡的。
身为几人中最为年长的人,阿笠博士不想在孩子们面前表现出伤感的模样。
命灯 惘然寻常
他故作平静的招呼几人回家:
“走吧,我们也该回去了。”
“晚上我带你们去餐厅吃大餐,想吃多少都行!”
平时阿笠博士这么说,肯定能听见孩子们的欢呼声。
可这一次,他除了其他游客的走路声、交谈声,以及周围的环境音,他什么都没听见。
即便是最爱吃东西的元太,此刻也沉默着。
众人跟在阿笠博士身后,准备离开夜行动物馆。
而小哀已经拿出手机,点开她和光佑的短信,想要问光佑地址。
就在阿笠博士刚推开大门时,一阵大风忽然从门缝之间吹进了夜行动物馆。
跟在后面的步美手没拿稳,明信片直接被风吹跑。
见此,步美自然是小跑的跟了上去。
正巧回头看几人的阿笠博士见到了这一幕。
一段回忆突然涌上心头。
其中的一幕和此时眼前的这一幕隐约重合在一起。
同样的季节,发生了同样的事情。
那时,也有一阵大风把一样东西吹跑了。
他记得,被吹跑的东西,是木之下一直戴在头上的帽子。

捡起地上的帽子,阿笠博士弯腰把它递给不知什么原因,抱着头蹲在地上的木之下。
“来,你的帽子。”
原以为木之下会伸手接过。
都市之異化狂潮
可她却是抱着头,蹲在地上,情绪有些激动的向他喊:
庶女很毒很傾城 月影微涼
“不行!”
“不可以看!”
“拜托!”
语气中那央求的意味让阿笠博士怔了下。

洪荒之天命所歸 淚痕的淚
捡起地上的明信片,小哀将其递给步美,对她说:
“要拿好才行啊!”
“可不能丢了。”
“嗯。”步美接过明信片,乖巧的应了一声。
两人的谈话让处在回忆中的阿笠博士回到了现实。
注意到阿笠博士的异样,柯南就问道:
“博士,你怎么了?”
收拾好情绪,阿笠博士没有隐瞒,说道:
“其实也没什么。”
“我只是突然想起来有关于她头发的事情。”
“头发?”柯南有些不解。
不仅是他,步美三人也有些疑惑。
而听到这个词汇,小哀就隐约的猜到了一种可能。
“嗯。”阿笠博士说,“虽然她的眼睛是黑色的,可她头发的颜色却有些不大一样。”

“不过,已经够了。”
想起几人今天努力寻找的过程,阿笠博士内心虽然有没见到木之下的失落,可也有着一股暖意。
做好决定的他轻叹了口气,对几人说:
“我已经很满足了。”
“什么意思?”步美三人没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另外两人已经猜到了阿笠博士想说的话。
微微抬起头回想着那短暂的时光,阿笠博士同时说道:
“让我与她的那段回忆就这样原封不动的,以最美好的模样永远留在我的心中吧。”
这个话题略显沉重。
意识到这一点,阿笠博士又开始自我调侃,以此活跃气氛:
“况且我也不想让她看见我秃顶的样子。”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阿笠博士仍然会感到失落,感到内心空荡荡的。
身为几人中最为年长的人,阿笠博士不想在孩子们面前表现出伤感的模样。
他故作平静的招呼几人回家:
“走吧,我们也该回去了。”
“晚上我带你们去餐厅吃大餐,想吃多少都行!”
平时阿笠博士这么说,肯定能听见孩子们的欢呼声。
可这一次,他除了其他游客的走路声、交谈声,以及周围的环境音,他什么都没听见。
即便是最爱吃东西的元太,此刻也沉默着。
众人跟在阿笠博士身后,准备离开夜行动物馆。
而小哀已经拿出手机,点开她和光佑的短信,想要问光佑地址。
就在阿笠博士刚推开大门时,一阵大风忽然从门缝之间吹进了夜行动物馆。
跟在后面的步美手没拿稳,明信片直接被风吹跑。
见此,步美自然是小跑的跟了上去。
正巧回头看几人的阿笠博士见到了这一幕。
一段回忆突然涌上心头。
其中的一幕和此时眼前的这一幕隐约重合在一起。
同样的季节,发生了同样的事情。
那时,也有一阵大风把一样东西吹跑了。
他记得,被吹跑的东西,是木之下一直戴在头上的帽子。

捡起地上的帽子,阿笠博士弯腰把它递给不知什么原因,抱着头蹲在地上的木之下。
“来,你的帽子。”
原以为木之下会伸手接过。
可她却是抱着头,蹲在地上,情绪有些激动的向他喊:
“不行!”
“不可以看!”
“拜托!”
语气中那央求的意味让阿笠博士怔了下。

捡起地上的明信片,小哀将其递给步美,对她说:
“要拿好才行啊!”
“可不能丢了。”
“嗯。”步美接过明信片,乖巧的应了一声。
两人的谈话让处在回忆中的阿笠博士回到了现实。
注意到阿笠博士的异样,柯南就问道:
“博士,你怎么了?”
收拾好情绪,阿笠博士没有隐瞒,说道:
“其实也没什么。”
我是主角他老爹
“我只是突然想起来有关于她头发的事情。”
“头发?”柯南有些不解。
不仅是他,步美三人也有些疑惑。
而听到这个词汇,小哀就隐约的猜到了一种可能。
“嗯。”阿笠博士说,“虽然她的眼睛是黑色的,可她头发的颜色却有些不大一样。”

“不过,已经够了。”
想起几人今天努力寻找的过程,阿笠博士内心虽然有没见到木之下的失落,可也有着一股暖意。
做好决定的他轻叹了口气,对几人说:
“我已经很满足了。”
“什么意思?”步美三人没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另外两人已经猜到了阿笠博士想说的话。
微微抬起头回想着那短暂的时光,阿笠博士同时说道:
“让我与她的那段回忆就这样原封不动的,以最美好的模样永远留在我的心中吧。”
这个话题略显沉重。
意识到这一点,阿笠博士又开始自我调侃,以此活跃气氛:
“况且我也不想让她看见我秃顶的样子。”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阿笠博士仍然会感到失落,感到内心空荡荡的。
身为几人中最为年长的人,阿笠博士不想在孩子们面前表现出伤感的模样。
他故作平静的招呼几人回家:
“走吧,我们也该回去了。”
“晚上我带你们去餐厅吃大餐,想吃多少都行!”
平时阿笠博士这么说,肯定能听见孩子们的欢呼声。
可这一次,他除了其他游客的走路声、交谈声,以及周围的环境音,他什么都没听见。
即便是最爱吃东西的元太,此刻也沉默着。
众人跟在阿笠博士身后,准备离开夜行动物馆。
而小哀已经拿出手机,点开她和光佑的短信,想要问光佑地址。
就在阿笠博士刚推开大门时,一阵大风忽然从门缝之间吹进了夜行动物馆。
跟在后面的步美手没拿稳,明信片直接被风吹跑。
见此,步美自然是小跑的跟了上去。
正巧回头看几人的阿笠博士见到了这一幕。
一段回忆突然涌上心头。
其中的一幕和此时眼前的这一幕隐约重合在一起。
同样的季节,发生了同样的事情。
那时,也有一阵大风把一样东西吹跑了。
他记得,被吹跑的东西,是木之下一直戴在头上的帽子。

捡起地上的帽子,阿笠博士弯腰把它递给不知什么原因,抱着头蹲在地上的木之下。
“来,你的帽子。”
原以为木之下会伸手接过。
可她却是抱着头,蹲在地上,情绪有些激动的向他喊:
“不行!”
“不可以看!”
“拜托!”
语气中那央求的意味让阿笠博士怔了下。

捡起地上的明信片,小哀将其递给步美,对她说:
“要拿好才行啊!”
“可不能丢了。”
“嗯。”步美接过明信片,乖巧的应了一声。
两人的谈话让处在回忆中的阿笠博士回到了现实。
注意到阿笠博士的异样,柯南就问道:
“博士,你怎么了?”
收拾好情绪,阿笠博士没有隐瞒,说道:
“其实也没什么。”
“我只是突然想起来有关于她头发的事情。”
“头发?”柯南有些不解。
不仅是他,步美三人也有些疑惑。
踏天狂梟 結婚不戴戒指
而听到这个词汇,小哀就隐约的猜到了一种可能。
“嗯。”阿笠博士说,“虽然她的眼睛是黑色的,可她头发的颜色却有些不大一样。”
————